山西晚报

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>晚报>新闻中心>山西新闻

120急救人员与时间生命赛跑

山西新闻网--山西晚报--2017-09-14 04:01

在位于省城大同路的一处工地宿舍,急救人员为腿部摔伤的患者处理伤口。

急救人员在救护车上救治患者。

一名女子被玻璃扎伤,急救人员把她抬到救护车上,并为她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

    时间:9月8日、11日午夜
    人物:太原市120急救中心急救人员

    午夜零点,夜幕下的太原市120急救中心中心站,灯火通明。停在门口的两辆120救护车,随时准备出发。调度室里,刚出诊回来的急救人员忙着填写病历。上一趟诊的情况还没填写完,下一趟诊的电话又响起,意味着又该出车了。
    不管是喧嚣的白天,还是寂静的午夜,对于急救人员来说,都是没有硝烟的战场,“战斗”不知道何时会打响,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病人会是什么情况。
    8日、11日,记者两次跟随急救人员出车,记录与时间和生命赛跑的急救人。

    女护士正要抬醉汉 头部挨了一记重拳

    夜班的急救人员分一线和二线两组,8日零点,记者来到中心站时,二线急救人员出诊在外。0点44分,二线出诊人员回到站里,从他们的交谈中,记者听出有急救护士被打了,头部挨了醉汉一记重拳。
    二线的3名出诊人员为急救医生范冰、急救护士张瑜、急救司机李彦勇,这趟诊他们是去省城解放路一家酒店救治一名醉汉。“还疼吗?需要处理一下吗?”范冰和张瑜走进调度室,范冰关切地问张瑜。张瑜摸了摸右侧脑袋,不由地皱眉说:“没事没事。”
    怎么就被打了呢?记者有些吃惊。“挨打是常事,一会儿就没事了。”张瑜说,出诊的时候就知道对方喝多了酒,一般这种现场,他们都会在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再去接触病人,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醉酒病人中,经常会有人对急救人员乱打乱踢乱骂。这次,他们到现场后,看到围了许多人,中间躺着一名喝多了的男子,大约45岁,110民警已经先期赶到。
    急救人员了解到,这名男子醉酒后乱打人,围着的几个人都是挨打者,就连前来的民警,醉酒男子都破口大骂。
    醉酒男不是“善茬儿”,张瑜提醒自己要注意点,她几次上前询问醉酒男哪里不舒服,但男子躺在地上不动也不回答,急救人员准备将男子抬到救护车上送往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。“他比较壮,约90公斤,我们3个人一起抬。范冰抬他的腰,司机李彦勇抬他的双脚,我用双手护住他的头。可谁知我的手刚放到他的头下,他就‘啪’地一拳重重抡到了我的头上,真的防不胜防。”张瑜说,见此情景,她立刻意识到有危险,往后退了一步,其他人帮忙将男子抬上担架,送到救护车上。
    路上还好,醉汉没有太折腾,安全送到了医院。说起挨打的情况,张瑜的眼圈有些泛红,心里固然生气,但遇到这样的事情,只能忍,委屈往肚里咽。

    哮喘病人报错地址 这可急坏了急救人

    8日凌晨0点55分,中心站总调度电话再次响起:“一线出车,河北里铁路宿舍有一个病人哮喘,请出车。”一线急救医生石惠、护士王银、司机李雁扬马上出车。
    路上,石惠拨通了患者的电话,安慰着“别着急,我们马上就到了。”救护车到了河北里铁路宿舍后,司机李雁扬把救护车开到病人所在的楼前,拎着重重的急救箱,石惠和王银上了楼,爬到5楼,根据病人描述的门牌号,王银敲了半天门,里面很安静,没有动静。再打电话,电话里可以听出病人急促喘气的声音,王银赶紧说:“我们到了,请开下门吧。”电话里“呼哧呼哧”的喘气声传来,但站在楼道里却听不到屋里有动静。过了一会儿,对方说:“我能走下来,你们等下。”
    明显是找错了,两个人又一路跑着下了楼,黑漆漆的小区里,王银寻找着哪一家亮着灯,是否病人所在的家。不等病人走下楼,王银再次拨通了对方电话,“你在哪个单元啊?我们去接你。”“不是5单元吧?啊,2单元啊。行,你等着啊。”王银和石惠又往2单元跑。跑到2单元的2楼,一名走路缓慢、呼吸急促的中年男子痛苦地捂着肚子正下楼。
    这时,司机李雁扬已经推着担架车过来。“不用,不用,我自己能走。”尽管喘息急促,走几步就要停一会儿,但男子仍拒绝吸氧、上担架车。见此情景,王银搀扶着该男子、打开手机的手电筒,往不远处的救护车走去。
    1点20分,该男子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。紧张的寻找和出诊,终于告一段落,救护车返回站里,急救人员又开启随时待命状态。

    担心前男友自杀 远在湖北的她拨打了120

    9月10日晚上11点许,中心站接到出车指令:在滨河东路胜利街附近一小区,有人疑似要自杀。这次是二线急救人员出车,医生任艳杰、护士韩娟、司机齐庆伟往现场赶。记者11日午夜零点来到中心站时,二线出车还没有回来。0点50分,出车人员返站,耗时100分钟的出诊时间,却是一趟假诊。
    究竟是什么情况?任艳杰和韩娟向记者讲述了整个过程。一般情况下,打完120后,如果条件允许,会有接车人在楼下等待救护车。这趟诊,同样没有接车人。凭着对方在电话里描述的楼层和门牌号,急救人员敲了几次门,里面都没有开门,从楼下看,屋里亮着灯,隔着防盗门,里面有狗狗的叫声。
    会不会真有人想不开?急救人员回拨对方电话,对方是一位女子,称自己在湖北,不在太原,拨打120是担心前男友自杀。
    报警人不在跟前,门又不开,这时,女子又拨打110求助民警到场,不多时,民警到场后打电话叫来开锁公司。防盗门打开后,民警和急救人员发现屋里没有人。
    再次确定屋里没人在,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。这场惊心动魄、耗时1个多小时的出诊就此宣告为假诊,救护车只好返站,回到站里,已是11日0点50分。

    腿摔伤好几个小时 工友帮忙打急救电话

    11日午夜1点,值班电话再次响起:大同路有人受伤。出车的一线急救医生胡贝贝、护士宋杨、司机郭彪马上出车赶往现场。
    病人位于大同路的一处工地,四五个小伙子住在一个宿舍里,10日白天,一名小伙子踩梯子时不慎摔了下来,当时并不认为会摔伤,忍痛躺在床上抹药静养,可到了晚上,疼痛并没有减轻,工友这才着急帮他打120急救电话。
    深夜的工地上,救护车蓝灯闪烁,胡贝贝和宋杨拎着急救药箱就往宿舍一路小跑。受伤的男子躺在床上,胡贝贝询问情况,得知男子并不是刚刚受伤的,而是白天摔伤的腿,没当回事,已经有好几个小时了。
    腿动不了,胡贝贝和宋杨开始为男子做固定、包扎等急救措施。将男子送往医院时,已经两点了。
    胡贝贝有过敏性鼻炎,整个过程中,他鼻子难受得不时抽动着,但他顾不上管,只是专心为病人做急救。安顿好病人,回到站里时,已近凌晨3点了,坐在调度室的他,伸了一个懒腰,又坐在桌前开始填写病历,准备下一趟出诊。

    ○记者手记

    9月8日、11日午夜,记者两次跟随太原市120急救中心中心站急救人员出车。两个夜晚,他们共出诊近20趟,记者只写出了部分情况。夜里出诊,急救人员还会遇到需要抬担架下楼的病人、报错地址找不到的病人、快到病人楼下又不需要救护车的病人等。
    记者脑海里想起一句话: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。急救人员就是负重前行中的一个群体,他们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冲锋陷阵,用热爱、执著、奉献、真诚、爱心和责任守护着人们的生命健康。
    他们,是这个城市里为生命彻夜守候、与死神赛跑的急救人。

采写本报记者 徐麦丽 实习生 马勤兰
摄影本报记者 胡续光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