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报> 生活

台湾禅者林谷芳(图)


山西晚报网--2008-07-30

林谷芳,禅者、音乐家、文化评论人。现任台湾佛光大学艺术研究所所长。

1950年生,高一读“有起必有落,有生必有死;欲求无死,不如无生”,有省,遂习禅。同年,以一段因缘入中国音乐。1968年进台湾大学人类学系,毕业后隐于市修行,1988年出,以民间身份参与台湾的各种文化建设,2000年淡出文化界,教授禅宗。其论著彰显“道艺一体”生命观。著作:《千峰映月》《一个禅者眼中的男女》《谛观有情———中国音乐里的人文世界》《十年去来———一个台湾文化人眼中的大陆》。

 

《如实生活如是禅》,山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4月版,28元。

 

生命是一场加法与减法的观照

7月25日正午,太原,烈日如炙。

高温烘焙中,如果你见到林谷芳,实是幸事。

一袭布衣,一双凉鞋,满头白发,操绵软台湾国语,特殊到于熙攘中总能让人一眼看到他,并想起那段佳话———当年李登辉想听听中国音乐,请林谷芳去“总统府”,林谷芳说:“那是个政治场所。李登辉想听音乐,欢迎他到我的茶馆来。”

人如其言,清澈淡定,一席话下来,听者心静自然凉。

还有一个小时,他要带着四十多位学生去机场,今天就返台北。这些学生中,有诗人有艺术家还有医生,大都听过林的课。作为台湾知名的禅者,林谷芳每个暑假都会自费带学生来大陆走走看看,他视为自由自然的修行之道。这次来山西,他们看了云冈石窟和晋祠。

山西晚报:林先生是第二次来山西?喜欢这里?

林谷芳:1999年去过五台山,很喜欢,习禅人最有感觉;云冈、晋祠也非常好。山西文化底蕴深厚,每次来都体会到这个地方的古老文化,也看到这么多年来的不断开发,一个社会的能量在释放。

山西晚报:修行人是要穿布衣裳的么?

林谷芳(笑):穿布衣不尽然是修行。这是我一位习禅的朋友的太太帮我做的。我穿的是朋友的情义,而不是一件衣服。

山西晚报:在台湾好像有很多习禅的人,但大陆很少。

林谷芳:大陆少人提,大部分人都太注重加法,生命是失衡的。就像庄子所说“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”。我们学了许多的知识、生命态度和社会价值,但这些后来也形成了我们生命中大的负担。大陆这几十年发展太快,“日益”被强调得无以复加,好像成功就是一切。所以去年以来,在大陆连续出版的我三本禅书:《一个禅者眼中的男女》《千峰映月》和《如实生活如是禅》,居然销得很好,我想大家可能从禅的态度里寻到了一点安然。

山西晚报:怎么就能获得这种生命的安然?

林谷芳:举个例子,有个朋友在北京北海买了一大片地方,想在繁嚣的世间做出一片净土,我带着几个出版界的朋友过去,去的时候他们说幸亏这些年多多少少有过减法的想法,不然看到这个富豪你都不想活了,他的经历他赚的钱,压都压死你了,你在他面前觉得抬不起头,但是坐在那个湖畔,在杨柳底下吹着轻风,大家谈人生的乐趣,回到人生最真实的感觉,很好。这里面有个对自己、物我关系中的自知心理,其实无论活得如何,减法一定要成为人生思考天平的另一端,时时做参照,人才不容易失掉自我。比如当钱赚到成为一个账目时,钱已经对人没用了,就像郭台铭,他一天的收入就是我一辈子的收入,我这样的朋友很多,但他们没一个比我快乐,可见不论你钱赚多少,总有你可以当下安然之处。但多数人都把生命浪费在懊恼过去和策划未来中,无法领略当下的美好。

山西晚报:您提到生命的加法和减法,是说人生更需要减法,而不是无止境的加法?

林谷芳:不是说人生不需要加法,但比如说大陆的独生子女,我们就发觉这些孩子身上被加了惟一的标准,从小就只一个标准,全社会只有一种加法,是一件很恐怖的事。人生的选择本来就多元,更重要的是人生有很多意外,如果你只认惟一,人生完全照着你的预期走,那真是把自己当成上帝,命运都可以自己安排一样。我有句话:生命可以想像,生涯不可以规划。

山西晚报:但对大部分人来说,这个加法是永无止境的,我们要买房子,要看病,给小孩子教育……

林谷风:加减之间必须有一种观照。人往高处爬,爬到多高才算高,如果只有惟一的高标,那你心里永远会有挫败感,因为只有一个人是胜利者。要能观照到自己的局限和幽微。其实爬山可以从不同方向来,如果累了可以随时坐下来休息,回眸一望,满目青山。

山西晚报:但现在生活的压力这么大,很难做到用减法的呀。如果你不去拼,可能连目前的状况都保不住。

林谷芳:你不要被这个加法限制。压力是很大,但生命有没有其他的可能?如果连这个念头都没有,那压力会大到你承受不了。压力可以用爱好来抒解,即使在同行当里也可以试着转型,而不是说寻着这个压力的抗力去。你现在是个记者,如果有一天当主任当总编,就没有压力了吗?不会的,你上面还有给你压力的人或是集团。禅谈的其实是人生的归零。

山西晚报:归零对应的是人性的贪,人哪里那么容易舍弃?

林谷芳:彻底解脱的归零一般人当然有困难,但大家可以尝试阶段性的归零和当下的归零,休息一下再出发。何况贪是一种能量,不是罪恶啊。人性的贪我们用个中性词来讲,可以换成企图。那么哪一种企图会变成一种灾难呢?一个是企图和你的能力不相衬,差距太大;另外一个是方向,你会把你的能量放到什么地方去?不是让你锁定这个能量,禅是活泼的人生,是在自知之明里面晓得你和能量的关系,晓得你该往哪里走,把能量放大,发挥你的理想,它不变成灾难,变成我们难以承受的负担。

山西晚报:但人往往困惑的是往何处安放?

林谷芳:这里面有一个转身不转身的选择。每一个人都是惟一的,如果你观照到这一点,了解它和你真实的对应关系,无论金钱无论生活无论爱情,你会找到你在宇宙的惟一位置,如果没有这点认知就很难有幸福感。

 

生活,原有各种可能。

作为禅者,林谷芳相信人生有不可思议的因缘,就像那夜在湖中,他听到笛声悠扬,便由此开始研习中国音乐,竟成为台湾中国音乐大家。这些故事颇具传奇,但和他显得那么相称。

《如实生活如是禅》的扉页上,有这么句话:即使一角也可以拥有无限天地,心一放下,青山现前。

青山原本就在那里,只不过我们看不见罢了。

 

本报记者 谢燕

编辑:贾瑞婧